来自 工作 2019-11-19 11:34 的文章

我做的肯定不是三无产品

微商卖货,从加微信开始。张雪为此在朋友圈造了好几天的势,“推荐加微信5人可享特价卫衣一件”。吭哧吭哧刷了两个周的屏,衣服一件没卖出去,一共新加了5个人,其中3个是同行。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达尔威旗下的护肤品牌此前曾出现多起质量问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引发质疑。微商行业里假货泛滥、售后不完善等不规范现象长久存在,常常令吃了亏的消费者有苦说不出,质量问题何解?

李丽,30岁,互联网公司HR

“为什么做微商?挣得比工资多啊”

但如今看来,当初传的“封号”、“微商凉凉”等情况并没有出现,不过有不少微商转去了专门的平台“云集”、“微店”等,微商大军依然浩浩荡荡。这,应该算是近年中国商业史上的一大奇观吧。

在青岛做外贸生意的孙雨发现,身边像她一样做微商的90后越来越多了。“我好几个同事都在做微商,有的用小号发动态,可以理解,今年行业不太景气,都是为了生活。”孙雨感叹。

可以肯定的是,微商圈子正在“换血”。

至于为什么选择保健品作为微商切口,孙雨表示,不少白领缺乏锻炼,生活不规律、工作压力大,这些因素引发普遍焦虑,而吃保健品养生已经成为潮流。

这堪称是中国商业史的一大不解之谜:尽管微商遭到无数鄙视,但从事的人群却日益庞大。数据显示,2017年时微商从业者就已超过3000万,而2019年新名词“社交电商”从业人员达4800万,不少年轻的90后们也加入其中。微商神话,为何经久不衰?

比起化妆品,李丽更看好乳胶枕,“一是利润不低;二是基本不用售后,只要维护好客户就行;三是不用担心客户使用后会有副作用。”

孙雨调侃如今的微商形势,是“ ‘70后’做供应链,‘80后’带团队,而‘90后’奋斗在一线。”

随着90后涌入职场,步入家庭生活,刷新了又一代劳动者的面貌。从前以宝妈为主要中坚力量的微商行业,也呈现年轻化的态势。单是孙雨所在微商的团队里,就有一大半都是像她一样,手握本科学历的白领。

记得法规刚出台时,朋友圈里的微商人心惶惶,低调了好一阵子。不少商家表现的分外谨慎,孙雨当时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封“告买家书”,“询价不要问多少钱,用‘米’这个词代替,不然会被封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