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2-14 17:40 的文章

大运河苏州段文化带建设创新示范刍议

  (原标题 蔡斌:姑苏长水 古河新运——基于特质优势分析的大运河苏州段文化带建设创新示范刍议)

  一、大运河苏州段文化带特质优势分析

  纵观京杭大运河(以下简称“大运河”)文化带全域,一水相连,南北贯通,除了开放与凝聚、流动与稳定、多样与一体辩证统一的共性,不同的区域也因其自然条件与历史文化的差异而形成特质。与大运河其他区段相较,简单地说,大运河苏州段文化带的特质也完全可以用“强富美高”来概括,即经济强、水域富、人文美、颜值高。这既是特质,也是优势。

  (一)经济强:大运河苏州段文化带为金阊擅雄的繁华之源

  千百年来,流淌着多方活水的大运河给苏州带来了富裕与繁荣。明代唐伯虎诗中的“世间乐土是吴中,中有阊门更擅雄……五更市贾何曾绝,四远方言总不同”[1],以及清代曹雪芹笔下的“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2],这些姑苏繁华最生动的写照,深深印刻在了中国人的文化记忆里。而因早期运河水滋养的七里山塘、“金阊”之地,就成为了传统中国市民社会富足昌盛的文化符号。

  “金阊门,银胥门”,货栈密布,商贾云集,米市“探听枫桥价”,“苏州过后无艇搭”……倚靠大运河,苏州在历史上长期是南来北往人员、物流的重要集散地和中枢地。同样也是借助大运河,漕运和海运在苏州形成了彼此呼应的联动效应,为南北物资平衡与往来、塑形全国统一性的社会与市场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大运河经济造就了苏州明清鼎盛时期名副其实的“百业之城”和“百作之城”。“天付吴人闲岁月”([ 清 ] 章法《竹枝词》),在这看似悠哉游哉、上苍特殊眷顾的背后,是苏州在中国传统社会首屈一指、堪称发达的商业、服务业和手工业。

  历史上,苏州商业门类齐全,至康熙年间,城内有布店近 80 家,金铺珠宝铺近 80 家,木商 130 余家。而作为丝绸手工业的重镇,至雍正年间,苏州有踹坊 450 余家、踹匠 2 万余人,城东半为机杼声。仅清代中叶《姑苏繁华图》上标有具体市招的店铺就多达 230 余家。

  整个明清时期,苏州全城曾出现过 160余处地域型的商业会馆,至同治年间,山西、陕西、河南三省商人在苏所设商号达 80 余家,而徽商经营在泾流纵横、市镇林立的苏州地区更是有“无徽不成镇”的声势。

  技艺精湛的苏作,几乎覆盖了传统手工业的所有领域,并且像木作、玉作、珠宝业、刺绣业、刻书业、年画业、花木业、制扇业、制伞业,甚至小到颜料业、儿童耍货业,都居于传统手工业生产的核心位置或引领时尚的领先地位。

  位于苏州大运河南端的盛泽镇,偏居江南水乡泽国一隅,原本的自然地理条件并不算优渥,更不是什么中心地区,但藉运河之利,上达苏城,下联杭城,由大运河联结起来的水系网络满足了丝绸业对原材料采置、从业者流动、成品输送和经销商往来的运营要求,绿荫响缫车,只种桑麻不种花,丝绸业成为带动普通水乡聚落发展壮大的支柱产业,衣被天下,而这个繁荣的先决条件就是大运河的连通。

  由此可见,大运河是一条通向财富的黄金水道,大运河苏州段文化带也必将成为让广大人民群众有获得感的黄金文化带。

  (二)水域富:大运河苏州段文化带为通江达海的沧浪之水

  大运河苏州段文化带是大运河沿线水源最丰沛、最稳定的区域之一。要使大运河最大程度地发挥运力功能,水源是重中之重。从历史上大运河流经的主要区域来看,无论是与北京平原、河淮地区、山东地区还是江淮地区的大运河状况相较,环太湖而行、地势平缓的江南运河段的水源情况是最为理想的。

  而就江南运河而言,大运河苏州段地处太湖流域,河湖密布,水系发达,且浅碟型 2400 多平方公里的太湖在多数时候均能满足稳定而充足的水源补给,周边大小河泊湖荡也均能起到局部范围内较为灵活的水量调节作用,较之江南运河由镇江到无锡的北段、由嘉兴到杭州的南段水源多取之于江潮的情况,无疑也是较理想、较有优势的。

  大运河苏州段文化带也是大运河沿线关联水系最发达、最密集的区域之一。大运河由北而来,出无锡向东南至望亭即进入苏州段,至苏州城东宝带桥折向南行,在吴江平望与太浦河平交,沿烂溪塘到苏浙边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