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18-11-04 07:51 的文章

《南禅七日》般舟三昧与气脉,南怀瑾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南禅七日》第14盘 般舟三昧与气脉

禅堂的因缘,是妙老的法布施,李传洪的财布施,他们两个财法二施等无差别,这是佛法的成语,但是我的理想中以为蛮大的,因为我这个头脑不行,结果来看小小的禅堂,还不行,我们总希望中国人自己有一天把自己的文化,变成一个非常伟大的禅堂,免得戴思博那些外国同学们笑我们,戴思博不会笑,日本人都在笑我们,你们中国人自己讲禅宗宗主国,一个禅也没有,一个禅堂的样子都没有,看我们非常看不起,也真是的,值得他们看不起的地方。假定我们还有机会再来,不一定是北普陀、南普陀、东普陀、西普陀都可以,看你们诸位的发愿吧。为什么有个禅堂,共产主义,集体共修持,集体共同进修,一个场合,就是昨天提到出家人的六和敬的精神在实习,真做到了,生活衣食住行都在一起,一个大禅堂,所有人也睡在这里,住在这里,打坐在这里,活动在这儿,那就是大同世界的社会,共产主义理想的场合,社会主义真发展到只有资本主义有钱才做得到,还是我那四句话,共产主义的理想,社会主义的福利,资本主义的管理方法,中国文化的精神。如果我还活著,希望有一天你们做到,我看一眼,然后一笑,再见。那也很高兴。那中国人有自己的文化地方,现在全国没有。

禅堂,答案是为什么,是我们中国的佛教大师所创立的集体共修的地方,像庙子、丛林,也是我们中国文化所创立,在佛的传统里头,出家人每个人单身各自在外面化缘,不修庙子共住,到了中国来改,在佛教的规矩出家人不可以种地,也不可以做生意,也不可以谋生,到中国的祖师,马祖、百丈两位老师跟徒弟,师父跟徒弟改了,变成丛林,当时给人家骂得不得了,佛教界骂他两个人破戒比丘,犯法的。他就改了集体共修的丛林,集体共修的生产,可以种地,自谋生活,不靠社会,是这样的,这个不多讲了,讲下去很多啦。 禅堂里用功打坐,以后起来就是……,真的修定啊,四个字嘛,坐是打坐,行走路,也要定,行、住站在那里,住就是站在那里不动也要定,坐,睡在那里也在作功夫,生活的四大威仪四大规范里头都在修行,一分钟都不能松,这是禅堂,一秒钟都不能松,所以我的理想中想改良的禅堂,每个人就是你们坐禅这个长凳子,还要宽一点,长一点,多个一排两边有一个一半的范围,前面是打坐的,要睡觉通到后面,统统在这儿,那这个地方算什么,屁股都转不动,所以,我原来想想,老和尚给我的命令,我最怕他,这个老和尚,我就要来了,我想大概你们这里听说一、两百人,凑个几十人,外面再加一点,我还不敢说,一说了,我的风声一放出去,大概台湾可以来很多很多,各地各国,你看戴教授从法国巴黎都赶来,从美国赶来的,那……太多啦,那受不了,这个禅堂要挤破了,我敢说,人家问我,我说我大概要出门,到哪里不知道,到大陆去,算不定经过厦门,都是这样骗人,罪过,罪过,犯了戒,我自己犯了妄语戒,说假话,真的,现在给大家提出来,我坦白,有罪,不要给我戴帽子就好了,这是向那些没有到他,我骗了们的同学们道歉。禅堂所以这样,本来不是……,

坐了一堂,起来就走,叫做经行,佛学里面叫经行,经行就是走路,不是散步哦 ,有规矩的走路。经行很重要,佛法里头有一种修法,修行的方法,叫做般舟三昧,我们有位师父现在在那里,(从智)首愚法师,现在在下面讲堂里,要他在那里坐镇在那里,他经常玩这个,搞这个事情,玩,我讲话又是犯了戒,什么戒,好好的佛法,我偏要讲个玩,这叫绮语戒,好像是幽默,说得不正经,这个就犯戒了,所以戒律很难,像我啊,不敢谈戒律,我一天到晚犯戒,随时守戒,随时犯戒,靠不祝般舟三昧有一种修法,像这个禅堂里,上面吊的都是绳子,一条一条绳子吊下来,没有凳子、没有椅子,没有床铺,什么都没有,光的,一天到晚在走,慢慢在走,走到累了的时候,要睡觉了,拉到绳子挂在上面,不准躺下,不准坐到睡的,智者大师能够开悟,得道成功,修这个法门,有时候,七七四十九天都在走哦,不能坐、不能站,充其量累了挂到绳子上面拉著休息一下,走到一、二十天,两个腿呀,腫得水桶一样,胀起来,拖不动了,路都走不动了,不要走,慢慢……下去,再以后,慢慢腿胀,又缩小,又恢复了,然后这个……,在禅堂里面好像飞鸟的飞翔一样在走,百病都去掉了,都到腿部去,智者大师,你看他的全集,修 这个般舟三昧,念念在念佛中,到了最后,到了时间了,满期了,休息下来,躺一下,枕头还没有靠到枕头,大彻大悟,成佛了,就是修这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