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19-09-18 05:25 的文章

征服了全世界的观众

在Netflix官网上的传记片类型电影中,会看到此类电影几乎都获得了好评。

《叶问3》剧照

至于相比欧美,中国传记电影难出经典的原因,严浩也曾直言:现在的中国电影人太急功近利,还未对历史有充分理解,不去提炼剧本,就仓促上马。这个电影人自身问题,让中国传记片难成经典。

通过图表我们不难发现,至少近10年,传记题材电影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角逐。其中以第91届、87届、86届、85届最为明显,在这几届奥斯卡上,传记题材影片在提名名单中占据4个或5个席位。此外,入围奥斯卡的这些传记题材,涉及到的范围也非常广,涉及政治、历史人物、社会、运动、音乐等多个领域。

大卫·芬奇的《社交网络》就是极其好的例证。大卫·芬奇可以把一个看似无聊的书呆子的扎克伯格创立FaceBook的传记故事,拍摄的非常引人入胜。影片并没有着重描绘扎克伯格的创业史,而是聚焦在他创办FaceBook遭遇的众叛亲离和内心无法填补孤独上。影片最后,扎克伯格像孩子一样蜷缩在椅子中,环抱住自己,一遍遍地给前女友发送添加FaceBook的好友申请。而这一幕同样让观众看到了一个与新闻报道中截然不同,扎克伯格内心中强烈的孤独与空虚感被淋漓尽致的展现。

虽然现在尚且不知这股由奥斯卡带来的热潮能否在2019年的春天持续升温,但对于不少对中国传记电影仍存期盼的人来说,还是希望可以借由这些欧美优秀的传记电影给中国的传记电影内容市场带来一些新的启示和影响,期待未来中国的传记电影也能如其他类型的电影一样蓬勃发展,给观众、给市场贡献出兼备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的佳作。

北美影评人James Berardinelli评论道,片名中的角色从来没有从她居住的“标志性外壳”中走出来,成为一个完全丰满的个体,电影制作人可能太过虔诚,无法让她显得真实。
影片除了最佳男主角外,还获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奖项。

征服了全世界的观众

《阿拉伯的劳伦斯》摄影师就曾回忆道:“影片将要全程实地拍摄,我们计划需要在约旦沙漠上花费了六个月实景拍摄。但实际时间还延长了一到两个月时间。”

加里·奥德曼在拍摄为了保持完整的妆容,在片场几乎不睡觉,也不吃任何东西,只是为了让妆容看起来像新的一样。剧组在洛杉矶制作了五顶价值8000美元的顶级假发,皇冠足彩,运到伦敦供他佩戴。加里·奥德曼需要每天在凌晨1:45分起来做准备。为了塑造丘吉尔,加里·奥德曼每天戴着硅胶口罩,穿着棉袄,总共抽了总价值2万美元的400多根雪茄。这些准备让加里·奥德曼看起来“像极了”丘吉尔,而这些外在的造型也是一部优秀传记电影演员素养的基础所在。
甚至在中国,传记电影主人公的后辈出来干预传记电影的拍摄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李连杰版的《霍元甲》,就与其后人对簿公堂,指责影片将“霍元甲”塑造成没有传人。《建军大业》热映,但是叶挺元帅后人、导演叶大鹰就对影片中饰演叶挺的欧豪公开表示质疑。

如何让主演变得可信,首先就是外形“像”。

传记影片在电影内容市场并不是一种新类型。实际上,自电影诞生以来,那些各个领域的历史名人的故事、事迹就对电影创作者们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Hollywood有报道认为,欧美观众更喜欢从传记电影中审视历史的利弊和回顾一个时代印记。该报道以2012的传记电影《林肯》为例写道:“我们大多数人在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美国第16任总统。然而,我们可能并不能很完整具象地了解他在小木屋里制定的解放黑奴法案,以及他客厅里的复杂政治格局,美国宪法第13修正案签署。因此,这部电影为我们许多人提供了一个新的故事,一个新的视角来了解这个历史人物。视觉上记住的信息往往比从书本上读到的信息要好得多,我们通常更容易记住电影里的细节。”
刘易斯最终凭借林肯一角,征服了全世界的观众,获得了第85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这也是他第三次获得奥斯卡影帝称号。

征服了全世界的观众

细数欧美影史,在19世纪90年代,第一批由多个镜头组成的连续叙事电影就包括对耶稣基督生平的描绘,以及对希腊、土耳其战争的再现。至1927年,一部耗费几十万米胶片和4年时间都未能完成拍摄的《拿破仑》,也从一个层面反应出当时影人对传记电影的热情和执着。而自1941年年仅26岁的奥逊·威尔斯完成了电影历史上最伟大作品之一的《公民凯恩》之后,《阿拉伯的劳伦斯》《甘地传》《巴顿传》《莫扎特传》《国王的演讲》等一批优秀的传记电影的出现,则给电影史贡献了多部传世经典作品。

征服了全世界的观众

其次,受不同文化影响,欧美近现代的社会名流和政界人士以及商业精英在退休后,敢于也乐于撰写个人传记。从自己个人经历和所处的时代环境中描写出一个精彩的鲜为人知的故事。将自己的“丰功伟绩”和“真实的历史事件”传承下去。
当撒切尔夫人被迫辞去首相职务走出唐宁街10号时,她第一次穿着红色的礼服。是一种强烈而慎重的色彩选择,在这个关键时刻使用如此大胆的色调,这表明了她坚强和任性的天性,她愿意继续战斗,她似乎不能接受失败,但失败还是来了。

征服了全世界的观众

《波西米亚狂想曲》剧照

奥斯卡最佳纪录片获奖者亚历克斯·吉布尼认为,传记电影与其他题材电影相同,有一个独特、犀利新颖的角度是至关重要的。
当然,除主要奖项外,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等奖项也时有出自传记电影,毕竟一部好的传记电影里的人物造型能否尽可能的做到还原史实非常重要。
另一部则是导演托德·海恩斯2007年执导的关于民谣歌手鲍勃·迪伦传记片《我不在那儿》。该片获得了北美评论家和电影学者的强烈好评。在影片中,导演海恩斯让凯特·布兰切特、克里斯蒂安·贝尔和希斯·莱杰等6位演员分别扮演了一个不同版本鲍伯·迪伦的角色,试图真正从多个维度中找寻最真实的鲍勃·迪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