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心境 2019-12-02 03:28 的文章

综合能源服务:电网、能源企业战略转型的三重境界

北极星智电网在线讯:通过培训、交流,最近不断接触国网、南网、发电企业、工程企业等各类源企业,战略转型成为这些企业经营决策层的一种共识。

但是就实际而言,这些企业大多还是沿袭着原有的惯性在运行,皇冠足彩,大量新业务也只是套了新业务的名字,干的还是老业务的事情。

(来源:微信公众号“鱼眼看电改” 作者:俞庆)

比如电网企业的综合能源服务,更多的是工程系统建设而非真正的服务。原来是电网建设,现在轻车熟路的搞起了园区能源系统,其实客户对象还是原来的“地方政府+园区管委会”;项目方式还是“网络基建”;至于盈利模式,这个有点难,因为有一条红线摆着:市场竞争性业务的成本不能进输配电价。所以电网公司也找不到什么好的盈利模式,所谓“试点项目”嘛,各种高大上能包装就行了。

其实这个背后,反应的是一家企业转型的三重境界。

境界一、器物层面的转型

企业转型的第一重境界,就是器物层面的转型,也就是技术转型。

以电网企业为例,一方面向互联网企业学习,各种边缘计算、数据中台、业务中台、云化搞得不亦乐乎;另一方面顺应能源分布式的趋势,投资园区能源系统、分布式电源,各种源网荷储+多能互补。

对企业转型来说,器物层面的技术转型是很容易的。但是就技术而技术,容易产生两类问题:

问题一、容易陷入“唯技术论”的误区

有好几家能源企业提过这样的问题:世面上有没有什么独特的技术,我可以投资或者收购,有了这个技术,我公司就能号令天下。

能源行业的发展逻辑里,其实深深的刻着这种“唯技术论”的思维,高压不够,我们搞超高压,超高压不行,我们还有特高压;原来叫电网信息化,搞的是IBM+Oracle+EMC,现在互联网企业很时髦的去IOE做云平台,现在电网也要业务云化,向互联网企业学习。

因为能源企业原来是计划经济思维模式,或多或少的存在着市场壁垒的保护,比如电网企业,不需要考虑利润的问题,购销价差是发改委定的;很多发电企业原来也不太思考市场,上网电价是计划的,客户对象只有电网的调度部门,只要拿到发电计划就万事大吉。所以容易陷入“唯技术论”,其实背后是对技术和市场的关系并未做深入的思考。这是传统能源管理体制带来的思维惯性问题。

比如电网企业不惜代价的追求安全稳定性的问题,安全稳定在市场环境下,是一个外部性补偿的经济问题,就是电网的安全稳定性成本,能否通过外部性的社会收益进行回收,这是制度经济学的思考范围。在电力市场环境下,电力系统的安全性稳定成本可以外部显性化为现货价格,当价格高到一定程度,有发电企业愿意提供辅助服务来获得收益,而电力用户则选择分布式电源和储能来规避现货风险,所以市场化是打破“唯技术论”的。

问题二、技术的价值无法闭环

“唯技术论”无法回答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微信或者淘宝是因为业务云化搞得好,大数据技术很好,所以才有了微信和淘宝成功么?

张小龙4小时公开课,最高词频是“用户 114次、朋友 105次、时间 43次、希望 37次”,“思维模型 0次、商业模式 0次、战略 0次、模型 0次、玩法 0次”。

能源行业的会议,有些朋友对我说已经“审美疲劳”了,那些嘉宾上台大部分都是讲技术如何,讲战略如何,其实翻来覆去也就这点内容。

技术的价值如何闭环?真正用户的需求在哪里?如何用技术去满足客户的需求?技术创新如何实现落地可持续?其实能源企业里对这些的思考和讨论不算很多。

比如电网企业的商业模式,就目前而言,不是To B或者To C,而是To S(To社会)和To G(To政府),有时候可能连思考的客户对象都不自觉的错位了。

所以寇董强调“客户价值导向”,我觉得至少电网公司总部层面是意识到转型过程中的这个问题的。

能源企业没有技术的杀手锏,任何公开的新能源技术和综合能源技术,大家都是一样可以获得。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技术的先进性是一方面,这种先进性必须在客户价值迭代中实现闭环,否则无人买单。这就是分布式储能技术在制度经济学看来,目前缺乏市场外部性的价值转换空间(市场化),导致买单匮乏的一个现状。

境界二、制度层面的转型

企业转型的第二重境界,就是制度层面的转型,特别是组织层面的转型。

比如现在最时髦的“中台”,中台首先是个企业转型战略的选择,即战略的中台,然后是组织层面必须建立中台化的、跨专业协作的、能支撑灵活前台赋能的组织架构,最后才是建立相匹配的技术中台(数据中台、业务中台),提供技术赋能。

能源企业很多过于强调技术中台,但是如果没有前台+中台+后台的组织架构,没有在战略上构建一个中台化的生态模式,技术中台给谁用呢?